李白《嘲王歷陽不肯飲酒》詩稿考論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李白《嘲王歷陽不肯飲酒》詩稿,海內外權威鑒賞家多已將之定為青蓮手筆,我與他們靈犀相通,完全贊同?,F從另一角度再做一些補充性的考證,也許多少還會有所助力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

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      李白與王歷陽的關系
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      王歷陽是人名還是姓氏加所官地名,需要先予澄清。清嘉慶年間由董誥領銜編纂的《全唐文》卷二八二有“王利貞”一目,并謂“利貞,睿宗時官和州歷陽丞”,嘗撰寫“易州石亭府左果毅都尉薊縣田義起《石浮圖頌》?!鼻逦谭骄V《跋唐石浮圖頌》曰:“右《石浮圖頌》,太極元年(712)八月建,和州歷陽丞王利貞文,不署書者姓名?!?翁方綱《復初齋文集》卷二十四)清王昶《金石萃編》卷六十九《田義起石浮圖頌》目下亦謂“大唐易州石亭府左果毅都尉薊縣田義起《石浮圖頌》,和州歷陽丞王利貞文”。清朱大紳光緒年間所修《直隸和州志》卷十一,于唐睿宗太極元年(712)欄內,有王利貞之名,名下注云“歷陽縣丞”。表明撰寫《石浮圖頌》的王利貞,太極元年曾任和州歷陽縣丞。因知王利貞撰寫《石浮圖頌》時的身份是和州歷陽縣丞,故王歷陽乃其姓氏加所官地名,而真實姓名則是王利貞。所以李白與王歷陽的關系,實即李白與王利貞的關系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      《舊唐書.地理志》載,唐高祖武德三年(620)因杜伏威歸國,改歷陽郡為和州。天寶元年(742)改為歷陽郡。乾元元年(758)復改為和州,領縣二。后又領歷陽、烏江、含山三縣。今屬安徽省馬鞍山市和縣歷陽鎮。所有這些記載都證明李白所嘲不肯飲酒的王歷陽,當就是這位王利貞。惜這位王利貞只是個縣丞,官從八品,位低人微,名不見經傳,所以關于他的資料無處可尋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      日前,林從龍先生發表《李白嘲王歷陽不肯飲酒詩創作年代考》一文,又提供了一條有關王利貞的線索。所用資料來源于1981年在北京西城二里溝路東側出土的一方郭君墓志。該《墓志》銘文撰寫者的結銜是“應制梁州城固丞王利貞詞”。內容講“郭君以開元十七年(728)八月十三日卒於里第……。以開元廿一年(733)七月廿日安厝於薊城北豐樂鄉”。顯然,王利貞在給郭君撰寫墓志銘時,又被安置在陜西城固縣縣丞的位置上了。從太極元年(712)任安徽歷陽縣丞,二十年后又到陜西城固縣仍任縣丞,豈不令人費解!
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      前述太極元年(712)王利貞不但為薊州田義起撰寫了《石浮圖頌》,其時身份是安徽和州歷陽縣丞。設若他出任歷陽縣丞時正屆弱冠,也就是二十歲,那么到開元廿一年(733)也已經過了不惑之年。若是二十五歲才出任歷陽縣丞,則到開元廿一年就應是四十五、六歲的人了。怎么會等這么長的時間?這就要談到唐代地方官員的“待選”制度。唐代的縣級主政班子由縣令、縣丞、主簿、縣尉組成??h丞為縣令之副,職在刑獄。唐代任官有回避制度,規定本郡之人不能在本地為官,要當官必任他郡。王利貞是薊州人,遠至安徽和州去任官,符合當時的回避制度。而任職時長,通常不超過四年,到時就要掛職待選。而待選的時長則無定制?!缎绿茣肪硭氖濉堵毠僦尽返谌逡阎^“士人居官二年,十年待選”,應是其時的真實寫照。其后,這種“待選”之弊愈演愈烈,至有“老死不獲一命者”。王利貞待選二十年,始由一個小縣的“歷陽丞”升到一個大縣的“城固縣丞”,已是不幸中的萬幸。林從龍先生推斷他由城固縣丞再待選差不多二十年,即天寶十一年(752)才又被任命為歷陽縣令,總算熬到縣一級的長官,這時他應已過花甲之年。好在唐制規定諸職事官七十才可退休,且五品以上官員要上表申請,六品以下官員要申報到省,由省申奏朝廷。所以王利貞任歷陽縣令時雖已年過花甲,但還未屆七十致仕的年齡。天寶十二年(753)初冬漫天大雪之日,王利貞以歷陽縣令身份宴請李白,因自己不會飲酒助興,才使李白順口溜出《嘲王歷陽不肯飲酒》詩??梢娎畎着c王利貞絕非一般關系。檢李白所作之詩,只有三首是嘲詩,其中有兩首嘲笑的對象是自己親密朋友,一首則是嘲諷迂腐的魯儒。上元二年(761)杜甫在四川新津寫了一首《暮登四安寺鐘樓寄裴十迪》詩:“暮倚高樓對雪峰,僧來不語自鳴鐘,孤城返照紅將斂,近市浮煙翠且重。多病獨愁常閒絕,故人相見未從容,知君苦思緣詩瘦,太向交游萬事慵?!碑斃畎自陲堫w山見到杜甫清瘦時,便順口嘲吟:“飯顆山頭逢杜甫,頭戴笠子日卓午,借問年來太瘦生,總為從前做詩苦?!边@里既有掌故,又有問候,沒有責難,亦無嘲諷,有的只是輕盈的笑問。李杜齊有詩名,杜甫字斟句酌,“語不驚人死不休”;李白則“敏捷詩千首,飄零酒一杯”。雖然詩風迥異,但友情深厚。一句“借問年來太瘦生,總為從前作詩苦”,飽含著李杜的內心情誼??芍畎讓懗霸姷膶ο笫鞘烊?、是朋友,是關系密切者。以此類推,李白與歷陽令王利貞的關系,當也是很緊密的朋友。檢李白詩作,竟有《酔后贈王歷陽》《對酒醉后贈王歷陽》及《嘲王歷陽不肯飲酒》三首,表明李王之間絕非一般關系,若是第一次見面,李白絕不會用嘲笑的筆調寫下不肯飲酒的詩篇。只是文獻無徵,今人無從從據以描述他倆是何時相遇,何時成為熟絡朋友的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      李白的書風
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      古文獻中談論李白書風的資料不少,但真?切中要害并令人心悅誠服者并不多。如下幾種說法可能值得參考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      “李白書得無法之法”。文淵閣《四庫全書》本《李太白詩集注》卷三十六謂“太白書得無法之法”。小字注此資料來源是鄭杓的《衍極》。鄭杓《衍極》卷四確云“太白得無法之法,子美以意行之”。鄭杓,字子經,今福建莆田人,元泰定中(1324——1328)辟南安儒學教諭。是元代著名的書法家。其書自倉頡迄蒙古,凡古人籀、篆以及書法之變,皆在所論。?大字,兼工八分,宣撫使嘗上其書于朝,上辟“衍極堂”以藏之。這樣一位自己擅長書法而又真懂書法的人說“太白書得無法之法”可謂一語破的,得其三昧。這應該是李白書風的概括性評斷,或者說是總的評斷。既是“無法之法”,那就是開初就沒有謹遵某法,因此也就未得某法的章法。這有壞處,但也有好處。好處就在自由,看誰的字好,看誰寫得某字好,都可以學來為己所用。但學得又不像,最終就形成了自己的風格。清朱庭珍《筱園詩話》卷一嘗言“無法之法是為活法、妙法,造詣至此,則法不可勝用矣”。這雖然說的是詩無定法,用來形容李白的字亦無不可。這種評斷,很符合李白的風格、性格、人格。無拘無束,不拘小節,乘興而詩,信筆揮灑,自成一格。此可以成為審視李白書字的特征之一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      李白行書字畫尤飄逸。清陳鴻墀《全唐文紀事》卷三十二載“李白嘗作行書,有‘乘興踏月西入酒家不覺人事兩忘身在世外’一帖,字畫尤飄逸。乃知白不特以詩名也”。陳鴻墀,字范川,嘉慶中受命總纂《全唐文》。過程中,匯萃群書,加以考證。見有關唐代的一些資料,則隨手另錄,待《全唐文》蕆事,又將這些資料分為八十門,輯成《全唐文紀事》,凡一百二十二卷。李白行書“字畫尤飄逸”之說,因為是編纂《全唐文》時得來的材料,所用應該是唐朝人的評斷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      清張照《石渠寶笈》卷十三《上陽臺》題錄中,又引證“宋徽宗跋云:‘太白嘗作行書乘興踏月西入酒家不覺人物兩忘’一帖,字畫飄逸,豪氣雄健,乃知白不特以詩鳴也?!边@顯然是宋徽宗抄錄了唐朝人對李白行書風格的評斷。元陶宗儀《書史會要》卷五亦說李白“嘗作行書,有‘乘興踏月西入酒家不覺人物兩忘身在世外’一帖,字畫尤飄逸,乃知白不特以詩名也”。這里的“飄逸”指的應該是李白行書灑脫、自然、不拘謹、不同于尋常。李白“丱歲知通書。及長好擊劍,落落不羈。束喜與酒徒縱飲,世有六逸八仙之目。賀知章一見號謫仙人,薦之明皇”(《李太白詩集注》卷三十六)。李白性格中這種固有的灑脫飄逸,令其寫出的行書也灑脫飄逸,證實了字如其人的道理。但“飄逸”與“豪氣雄健”似是矛盾,可體現在李白同一個人身上,又完全可以理解。李白離家出游,第一個遇到的就是道家的道長,這位道長不僅教他道家宗旨,也教他練劍習武,并影響他好劍尚俠的豪爽性格。他此后的為人行事表現出的亦多是這種風格。其字亦“豪氣雄健”與飄逸瀟灑相結合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      李白醉草是偽作。李白在開元間不以能書名。宋晁說之《嵩山文集》卷十八《跋李太白草書》云:“葛叔忱豪放不群,客為叔忱嘆:‘李太白無字畫傳于后?!宄酪蝗张荚谏?,縱筆作字一軸,自名之曰李太白書,以戲一世之士。且與其僧約,異日無語人,每欲其僧信于人也?!倍独钐自娂ⅰ肪砣嘀^:“世傳李太白草書數軸,乃葛叔忱偽書。叔忱豪放不群,或嘆太白無字畫可傳,叔忱偶在僧舍,縱筆作字一軸,題之曰李太白書。且與其僧約,異日無語人,蓋欲其僧信于人也?!笨磥硐仁来_有偽造李白草書者,不得不信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      考葛叔忱,名蘊,字叔忱,處州(今屬浙江麗水市)人,后徙丹徒。北宋嘉祐八年(1063)許將榜進士,授鄧州穰縣主簿。其人?屬文,尤長于詩。又特善書,或以淡墨塵紙戲為之,假古人之名,聞者以傳,而人莫能辨也??芍纻骼钐鬃聿轂楦鹗宄纻巫?,并非戲說。若真如此,則李白蓋無草書真跡傳世。否則為什么“今世所傳《法書要錄》《法書苑》《墨藪》等書著古今能書人盡矣,皆無太白書之品第也”(《李太白詩集注》卷三十六)?
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      李白“善楷隸行草”。元陶宗儀《書史會要》卷五曰:“李白字太白,一字長庚,興圣皇帝九世孫,官至翰林供奉。善楷隸行草?!痹嶈肌堆軜O》卷四亦謂:“太白姓李名白,一字長庚,為翰林供奉;子羙姓杜名甫,官至檢校工部員外郎。善楷隸行草?!薄吧瓶`行草”的原意,大概是說李白于楷書、隸書、行書、草書皆工,這可能是前人的贊譽,是名家書法而已。其實在唐代開元天寶間,李白并不以能書名,而是以?詩名揚朝野。如果他真是楷、隸、行、草四體皆工而名于當世,那唐代書法家中當有他的相應位置。然唐代張彥遠的《法書要錄》、唐韋績的《墨藪》、北宋周越的《古今法書苑》等重要論書之作,對李白書法卻只字未提,可見李白絕非以書法名家。若是書法名家,這三書一定會有品評。既不是書法名家,就難說楷、隸、行、草皆善了。言既至此,我們完全可以做出出另一種解釋,那就是李白“善楷隸、行草”,也就是說李白寫的字“楷”中帶有“隸”意,古人稱之為“楷隸”;“行”中帶有“草”味,古人稱之為“行草”。這種解釋雖不一定很貼切,但在很多人的書字行文中,此現象是普遍存在的。天寶元年(742)李白漫游會稽,與吳筠共居剡中。后筠以召赴闕,將白薦之于朝?!靶谙略t征之……。玄宗召見金鑾殿,論當世務,草答蕃書,辯若懸河,筆不停綴”(《李太白詩集注》卷三十五《年譜》)?!袄畎子诒愕顚γ骰首t誥,時十月大寒,筆凍莫能書字,帝敕宮嬪十人,侍于李白左右,令各執牙筆呵之,遂取而書其詔”(《開元天寶遺事》卷下)?!鞍最D首曰,寧王賜臣酒,今臣已醉。倘陛下賜臣無畏,始可盡臣薄技。上曰可。即遣二內臣掖扶之,命研墨濡筆以授之。又令二人張朱絲欄于其前,白取筆抒思,略不停綴,十篇立就”(《李太白詩集注》卷三十五《年譜》)。遙想當年李白寫這些詩文時,恐怕只是文思泉湧,未及字寫得好壞,其字只能靠平時練就的功底。這功底大概多是行中帶草,也就人們平常所說的行草。否則,兩人抻起一張帶有朱絲欄的整紙,李白懸腕而書,要是寫楷書、隸書不可想象,只有寫行書、草書或行草才能盡興揮灑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      宋蔡襄《蒲陽陽居士蔡公文集》卷二十五《端明集》嘗言:“《瘞鶴》文非逸少字。東漢末多善書,惟隸最盛……。自隋平陳,中國多以楷隸相參?!动廁Q》文有楷隸筆,當是隋代書?!笨芍翱`”早在隋朝就已經出現了,到李白生活的開元天寶間,已流行百有馀年。因此,說李白“善楷隸”,應該是可信的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      由上所知李白的書風,一為“書得無法之法”,二是“行書飄逸雄健”,三是“傳世草書為偽作”,四是白“善楷隸、行草”。如果以這種書字風格,來衡量李白《嘲王歷陽不肯飲酒》詩的字跡,從而審定它是青蓮手筆,就顯得更加順理成章了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      李白《嘲王歷陽不肯飲酒》詩的字體分析
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      地白風色寒,雪花大如手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笑殺陶淵明,不飲杯中酒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浪撫一張琴,虛栽五株柳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空負頭上巾,吾於爾何有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      “楷隸”之所以被古人說成是“楷隸相參”,指的應是“楷”中帶有“隸”意,“隸”中頗顯“楷”法。但李白書字乃“得無法之法”,所以寫出來的“楷隸”也不謹遵其法,而是想怎么寫就怎么寫。全詩連詩題一共四十八字。首先是四十八字中有楷有隸,這就體現了李白寫字的“無法之法”。詩題“嘲王歷陽不肯飲酒”,凡八字,基本上是楷書。但認真分析,八字中只有“嘲”、“王”、“陽”、“不”四字是較為正式的楷體,其馀“歴”、“肯”、“飲”、“酒”四字,每字中又都帶有濃重的隸筆。如“歴”字高頭的一大橫,底下“止”字的一底橫;“肯”中間的一大橫;“飲”字右下的一捺;“酒”字左上角的一點等,都還帶有隸字的筆意。詩中四十字,大部分楷中帶隸,只有“大如手”、“陶淵明”、“杯中酒”、“空負頭上巾”,似是楷字,其馀多是楷中帶隸?!暗匕罪L色寒”中的“白”、“風”二字,似是楷體,但其“風”字,實是孫過庭草書的楷化。孫過庭(646——691)字虔禮,陳留人,一說富陽人。官至率府錄事參軍。好古博雅,工文詞,得名翰墨。間作草字,咄咄直逼羲、獻。在他的草書中有“風”字草寫,很類“地白風色寒”中的“風”字,蓋是被李白學來而加以楷化了。其中“色寒”、“雪花”、“不飲杯”、“一張琴”、“虛栽”等字,皆帶楷隸風韻。至若“五”、“柳”、“吾”、“何有”等字,從結體到走筆,則完全是隸書的寫法。在一首四十八字的詩篇中,字體竟如此變化多端,充分昭示李白的書風確是無法之法。一切從心所欲,不拘小節,不講章法。乍看,字之大小不一,筆道粗細不一,似是凌亂,但縱觀全篇,卻又覺得錯落有致,不失嚴整。這大概就是“無法之法”的妙處所在吧!
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      詩題中“飲酒”二字,“飮”的“食”字邊,完全是楷寫;而“欠”字邊卻又突變為隸寫。特別是右伸的一捺又變成“隸”筆的藏鋒,絕非“楷”寫?!熬啤弊终w似是楷書,但左上角的一點,絕對是隸書的寫法。詩中“雪花”的“花”字,結體完全是隸書的寫法,但又絕無隸字寫法的嫵媚之姿,而是楷筆硬捺,鋒如刀裁?!疤撛晕逯炅敝械摹霸浴弊?,應是楷寫,但右大彎鉤卻是藏鋒,楷中藏有隸韻。整體看,此詩字跡豪氣雄健,灑脫不群的風貌,將李白的氣質、氣度、氣概、氣魄、氣韻表現得淋漓盡致。昭示人們《嘲王歷陽不肯飲酒》詩,當即李白毫無心理拘束,瀟灑自如情況底下揮筆寫就的,洵為珍貴。
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小文

              掃描此二維碼,分享到微信

              中國文物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              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來源:中國文物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,版權均屬中國文物網所有,轉載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中國文物網”,并附上原文鏈接。

              二、凡來源非中國文物網的新聞(作品)只代表本網傳播該信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。

             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見后30日內聯系郵箱:chief_editor@www.buybackdirect.com

              相關推薦
              新浪收藏 | 出山網 | 中國藝術網 | 書畫圈網 | 東方藝術媒體聯盟 | 輝煌藝術網 | 大河藝術網 | 中藝網 | 環球文化網 | 文物出版社 | 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 | 北京文網
              騰訊儒學 | 東方藝林 | 貴州收藏網 | 中國經濟網 | 廣州博物館 | 華夏藝術網 | 中華汝瓷網 | 中新網
              彩票官网